☆、06416-现场版的专业

我:“不用担心我会盲目相信你们的话,长期关注沙专发言让我已经无法轻易相信任何外人的言谈了。我觉得每一个接近我的外人都可能对我抱有不轨之心, 其每一句话都可能暗藏陷阱。”

杜渊长老:“沙专有这么欺骗风吗?”

我:“一半, 而这一半的存在便足以让我也怀疑另一半, 最终便是盘怀疑。沙专已经变味儿了,开始规整、僵化, 不仅是实际存在方式的僵化, 也在人们, 包括我,的印象中固化。”

我:“说起来有点惋惜呢,不能一直保持最开始的混乱风格。不过同时也庆幸没有一直混乱,将造成伤害的几率不断压低。”

杜渊长老笑着对我说了‘再见’, 然后断开通讯。

我看着季一萄问:“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季一萄:“你还打算在阮弥筒内暂住到二七猫来吗?”

我:“可以。顺便多看看萌物吧。这里的大部分萌物我都可以看吗?”

季一萄:“当然。住在阮弥筒的灵兽们通常都不避人,如果你与它们谈好交易,它们还会专门给你进行卖萌表演。”

我:“刻意表演会不会反而减少萌度?”

季一萄:“它们会尽量让刻意显得自然。尤其当你的修为没有高过它们大等级时,你很可能不会察觉到刻意之处。它们是专业的。”

淑女邻家女孩味儿

我:“其实我看过不少卖萌指南。”

季一萄:“但现场专业版的看得不多。”

我:“试试就知道了。”

事实证明, 季一萄的自信很有道理,面对阮弥筒的萌物外人确实不是有理论知识便能避免被萌住的。就像不管文字如何描述猫的肉垫有多粉嫩柔软,也比不上亲自上手捏一捏。

而且阮弥筒的萌物还会组队。

大萌物带着小萌物, 会飞的背着会游的, 绝不会出现晏子琪仓鼠军团那种因为过于密集而让好好的萌物变惊悚的情况。

专业。

☆、06417-幼兔子

三只幼兔子团成球对我说:“我们给你表演打滚,你给我们三根筑基级的胡萝卜好不好?”

我:“你们仨才练气期,要什么筑基级的口粮?不怕虚不受补?”

幼兔子:“我们可以存起来慢慢吃嘛,我们马上就要到筑基期了,要先准备着。”

我:“阮弥筒不给你们基本生活费吗?”

幼兔子:“阮弥筒可小气了, 不仅不给我们生活费,还要让我们交住宿费。”

季一萄:“因为你们是不请自来的。如果是阮弥筒弟子邀请后你们才进阮弥筒,那么邀请你们来的阮弥筒弟子会替你们支付住宿费;可自己主动来的你们,没有阮弥筒弟子代交,就只能你们自己交了。”

季一萄:“阮弥筒地盘面积有限,而自认为自己萌的灵兽太多,如果阮弥筒不设置一些门槛,会养不起灵兽。”

幼兔子:“我们本来就很萌,不仅是自以为。”

我:“但你们太弱了。阮弥筒弟子想邀请的应该是与他们上限修为在同一层次的灵兽,也就是最终态为元婴期。你们仨最终态顶天了金丹初期吧?你们应该在三流门派中找萌物向的,在那里你们肯定可以成为免交费住户。”

幼兔子:“三流门派里没有阮弥筒这类型的。包打听的低配版有克东风,但阮弥筒没有低配版。”

我:“哟,你们还打听过这个?”

幼兔子:“我们可是靠给人类卖萌为生的,当然得知道人类的社会结构。我们就是这么地有专业素养。”

我:“可你们打听的不对啊,三流门派比如笼中石、纷扰光都是主驭兽的。”

幼兔子之一:“……纷扰光是什么?没听说过。”

幼兔子之二:“我知道笼中石,它们确实是主驭兽师的,但他们的重点偏向鸟类灵兽,而且也不看重萌。”

我:“门派本身是不是看重萌有什么关系?你们不只是找一个住宿地方吗?门派看重萌你们就卖萌,门派不看重萌、看重其他的你们就迎合那门派的重点,反正只是交易而已。难不成你们住进了阮弥筒之后就将萌当作了自己的毕生事业?”

幼兔子:“可卖萌赚生活费很轻松啊,其他工作很累。”

☆、06418-借助工具

我:“卖萌、看别人脸色、一举一动都去揣摩别人的心情与喜好,哪里轻松?这天底下最难解读的就是生物心思了。比如你们试着讨好我,就算把我哄开心了,我也最多给你们点胡萝卜,但是,你们知道我自己炼制小东西卖,一小时可以赚多少胡萝卜吗?”

幼兔子:“炼制很难。我们试过,我们的爪子不像人手那么灵活,不适合。”

我:“你们三个都有火灵根,知道火灵根被认为是炼制类职业的最佳灵根吗?手指灵不灵活有什么关系?又没让你们用手指塑性。丹药是球形的,而且是在炼制过程中自然凝聚出的球形,又不是人手捏出来的。能把丹炉烧热,这炼丹便开了头了。”

大概是打定主意在我待在阮弥筒期间都当我导游的季一萄听不下去了,插嘴:“酒精灯也能把丹炉烧热。”

我:“凡人在化学实验室里炼丹成功的案例你没听过?”

季一萄:“我不是丹修,具体的也不太懂,但修士的丹药至少得蕴含灵力吧?”

我:“借用灵珠灵石和特定的工具辅助,凡人可以将灵气灌入材料中。我没忽悠你们,凡人真的可以炼制出修士的丹药,就像凡人也可以加工出修士的法器法宝一样。灵力说穿了就是能量,凡人已经学会了使用很多种能量,灵力也是其中之一。”

我:“凡人确实没有办法只靠自己身体去利用灵力,就像凡人也无法只靠自己身体去利用电能、光能、水能,可通过工具,凡人便可以让各种能量为凡人服务。”

我:“比如辟谷丹、驻颜丹这类低等级丹药,凡人界早就可以批量制作出来了,之所以没有产品化,最大的障碍其实在于凡人的身体无法大量承受那些丹药,也就是不可能得到大批量售卖许可。而由于此类产品生产机器昂贵、产生环境条件维护费用高,一旦量上不去就很难大赚,只能坑几个土豪回本。所以凡人提炼出这些丹药的作用原理,然后柔化为适合凡人使用的,再进行大规模生产,就赚了。”

我:“你去查与驻颜丹相关的美容品,那早就形成了产业链。辟谷丹的衍生产品则是在军用口粮方面发展得更系统。”

季一萄:“……哇。”

☆、06419-忽悠

我看回到兔子们及周围越聚集越多的萌动物:“比起凡人来,你们有灵力,炼制物品时还省了借用灵石灵珠的事。哪怕你们只学会炼制辟谷丹,起码也能形成稳定收入。卖东西的时候顺便卖萌,给所卖物品提价,你们觉得会不会比你们纯卖萌要打赏容易?”

我:“求人不如求己。如果你们是懒得搭理人类的独立灵兽就罢了,但你们现在是依附于人类生活,那多少得生活得像个人。”

幼兔子:“不能生活得像宠物吗?”

我:“找到饲养者了吗?没固定饲养者那叫流浪动物,不叫宠物。流浪动物需要有一技之长才不至于沦落到捡垃圾吃的地步。”

季一萄:“裴道友啊……你好像在怂恿我们家住户搬家?”

我:“这些不是不请自来的多余灵兽吗?我努力帮你们请走一批。”

季一萄:“就怕你把它们清空了。虽然现在住阮弥筒的外来灵兽是略多了些,弟子训练用不完部,可多一些、有挑选余地能让弟子们在训练的时候更充裕从容。我们与这些外来灵兽是合作关系,我们需要这些不属于我们的灵兽来陪我们学习功法。它们是我们的重要教学助手。”

我:“你放心,不可能部忽悠走。不劳而获是很难根治的顽疾。即使学会某技能之后必然可以使生活更轻松,但学习过程,哪怕是很简单的学习过程,也会将多数生物挡在门外。搬砖难学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好手好脚的成年人去乞讨?”

季一萄:“因为搬砖没有乞讨赚钱多啊。”

我:“所以宁愿每天打扮得脏兮兮,窝在角落一天又一天?”

季一萄:“不,有些职业乞丐在乞讨的时候虽然脏兮兮,但他们还有下班的时候,下班后他们会打扮得漂亮舒适享受生活。至于上班期间的不舒适……上班不舒适不是常态吗?脏一点比起忍受上司的刁难来,好像并没有更糟?”

我:“季道友,你这个想法有点危险。”

季一萄:“是吗?我只是随意一猜。我又没有上司,也没乞讨过,只是根据道听途说胡乱假设而已。”

我开始教萌动物们不用手的炼丹方法。

我:“灵力基本可以代替我们的所有肢体做到所有事情。喏,你们看,将原材料这样用灵力包裹起来,再用灵力促使各种原材料按照一定规则融合,注意融合的紧实度,等待成分稳定,好了,这就炼制出了一颗辟谷丹。”

我:“这次由于是在给你们示范,所以一次只炼制了一颗,正常来说,练气期炼制辟谷丹一次是按炉当计数单位,一炉里最起码也十几颗吧,多的可以上千颗。”

季一萄:“练气期应该做不到一炉上千。灵力量不够。”

我:“一听就知道你没参观过药宗。”

季一萄:“不好意思,我真参观过。去药宗交易灵兽的时候顺便参观的,并听药宗弟子说,他们那年练气期炼制辟谷丹一炉最多五百六十三颗。”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